时间拨回到2017年,在大厂打了一段时间的酱油之后,我逐渐意识到大公司可能不适合我,因为之前创过业,虽然没挣到大钱,但看到别人挣过大钱,很难在一颗平和的心态去当一枚螺丝钉,加上我这个向往自由的人,特别受不了大公司,那没完没了的会议和流程,更重要的我感觉学不到什么东西,或者准确的说学不到我想学的东西,因为大多数时候你在执行别人的想法,

与此同时。短视频这个风口起来了,以二次元起家的B战,破圈之势愈发明显,抖音就更不用说了,时不时就会看到一条抖音给某app拉新10万用户之类的新闻,这就更让在大公司里混日子,我有点坐不住了,我倒不是说看到短视频火就想着去追风口,在此之前我的经历都和内容行业有关,我运营过多个公众号,这里面有公司的,有个人的,总体都还算成功,策划过许多篇10万加百万加的文章,到2017年很明显的察觉到公众号在没落短视频在飞速崛起,恰巧我又是多年的YouTube重度用户,而且不只是消费内容,还会观察研究you tube的生态,在14年左右我就看到了做视频自媒体蕴藏的巨大机会,在那个国内还没有短视频,这种概念,在提到视频自媒体,大家第一反应还是优酷的年代,Youtube头部网红收入就是按千万美元计算的,

其实我在意识里短暂的事故,谁拍了一些素材,短视频一个都没发,就因为各种原因自己放弃了,这里面还闹了些笑话,有空和大家。加细聊,总之之前虽然看好,但因为有别的事,主要原因还是行,动力不够,就没有去真正实施过,到2017年短视频风口一下起来,让我瞬间觉得再不去尝试可能就来不及了,再加上对工作现状的不满意,在我那颗不安分的心的驱使之下,我就直接落实了。原以为像我这样有丰富公众号经验的自媒体专业人士入场,那涨粉还不是嗖嗖的,尤其是在离职之前,我某天花半小时拍了一个视频,再花半天剪辑一下发到b站上,几天之内竟然就有40万播放,这给了我很多的信心,可事实是我高估了自己的自律性,离职后因为没了约束,再加上搞公众号,还有一些收入,让我并没有特别强烈的紧迫感和朋友拍的几期视频,其实数据还可以,但是现在你也看不到了,因为我都删了,总的来说就是我很长时间都没有去执行自己的意志的计划,这期间倒是时不时会有猎头,找我推荐各种靠谱不靠谱的机会,也有一家头部mcn公司的创始人找我去当运营总监,这工作其实挺适合我的,对是凭感觉。兴趣并不代表一定非得自己下场去实现,如果有合适的平台,可能起步就在一个大的舞台上,也会接触到更广阔的世界,但下定决心不再当打工人的我很难再回到市场中了,所以虽然没干啥,这是我依旧任性的对所有这些机会都说了,不知不觉就这样过了一年,除了几次国内外的旅行并没什么值得回忆的,是我逐渐意识到在深圳这种大城市里,如果你脱离原先的圈子很容易大隐隐于市,那段时间,我看到一篇文章说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有大量的高学历不工作,

零社交的蹲族,那篇文章深得我心,因为这个他妈不就是在说我吗,其实这个现象挺值得研究的,就是在日本这样的人群更多,但是咱们今天不是来讲社会话题,所以回到主题那一年呢,我觉得不能再继续荒废下去了,于是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,就是逃离深圳,回到老家,我说你只要回到像老家那样18线城市不给自己蹲下去的机会,可能才会静下心来做点事,因为在大城市里没人关心你,死了都不一定有人知道。对来自父母和亲人那穿云箭般的眼神,实在不好意思,再无所事事,还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回老家生活成本更低,我当时在深圳租房,一年的房租就得10万,就算是同样的啥也不干,待在老家一年还能省不少钱呢,所以我做了一个以前从来都不是选项的决定,就是离开大城市回老家,而且除了父母我谁都没有告知,因为从大城市回老家这样的行为,在很多人眼里是在大城市里混不下去的,我又是一个不喜欢张扬的人,没做出什么成绩,不想让人知道我在干嘛,这样就避免了你大张旗鼓的吆喝,万一搞不出啥名堂,被人笑话的尴尬,但现实是可能这都是自己内心的心,压根就没几个人在乎你过得怎样,总之呢我回到老家确实真的能静下心来了可以做点事了,但此时已经到了2018年底离我决定做视频,又过去一年多,互联网行业的变化是日新月异的短视频,行业的发展更是突飞猛进,

这一年B站登陆纳斯达克

并推出了针对up主的激励计划

抖音日活突破了2亿,

tiktok迅速崛起,

快手成为全球最大直播平台

YouTube即将超过了netflix,成为美国青少年观看视频首选平台,这一年我虽然没有行动,但一直关注着行业的动态,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,大量的创作者涌入各个平台,都想追上这头风口上最靓的猪,竞争也变得愈加激烈,甚至惨烈,除了个人创作之外,越来越多的专业机构入场,他们有钱有团队和平台关系好,他们所拥有的资源优势是我们这样的普通创作者完全无法比拟的,但我深知一个道理,最好的时机是昨天,但今天入场肯定要比明天更好,我已经错过了许多机会,我不能再坐以待毙,至于平台的选择,由于我多年研究YouTube,bilibli又是国内最像YouTube的平台,那自然就成了首选,于是我拿起那台几年前在日本买了一个二手入门单反,终于算是正式开始了我的视频创作之旅,由于就我一个人从选题拍摄到剪辑发布运营,全都是我自己,我也只能拍一些简单的,一个人就能hold住的内容或者视频的拍摄方向,我在一年多前。就想清楚也是一个人就能干的,也储备了许多题材,所以问题不大,这个如何选择创作方向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,这里不展开讲,有空咱们单独拍一期,我确定方向就是拍一些时间金钱投入都不算大,主要是创意的构思,我也准备题材,所以很快就发了10来期视频,我知道大多数情况下流量起来是需要量的积累,但事实还是残酷得有些出乎我的预料,我的前10个视频播放量竟然全是个位数,年前那个随手拍了40万播放的视频,涨了几百粉丝,结果现在每一次一更新不仅没人看还掉粉,尤其是看上去简单,但是为了拍好,我也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去准备,投入这么多精力视频却完全没人看,就像号称有丰富自媒体经验的我情何以堪,我甚至一度开始怀疑自己了,但我跟我显然不是轻言放弃的人,我给自己定的时间是一年,如果折腾一年没什么起色,那就老老实实再去找份工作上班,这才一个月时间还早呢,首先就是努力并没有白费,昨天晚上我和平常一样躺在床上,心情复杂的刷着b站平常不一样的是我的两个视频,在发布了一阵没什么动静之后,播放量突然涨了起来,而且是那种飞速的上涨,每刷新一下就多好几千,开始起量之后,如果我没记错,第2天就过百万播放的,就是在2018年第1张过百万播放的视频,还是很少的这个视频,粉丝数也大增至8000,不知不觉时间来到,2019年4月14日正式开始,已经过去半年b站的粉丝也终于突破了10万,还收到了官方寄来的奖牌,一切看上去都不错,只不过又有了新的忧虑,最大的问题就是我需要恰饭啊,这半年的主要收入就是b战的激励计划和其他平台的广告分成,平均一个月接近1万块,听起来还不错,但和我以前的收入比实在不算什么,我放弃了巨大的机会成本,可不是奔着这点激励计划来的,而且我也添置了不少拍摄装备,算下来根本就没什么结余,因为我以前做公众号是主要就是靠这个,这也是最轻松的变现方式,但是并没那么简单,结果b站11万粉丝左右时,确实接到了一个来自于大品牌的推广价,差不多是当时粉丝数的十分之一,但问题是这个之后就没什么靠谱的,频道能承载的商业空间是极其有限的,你要恰饭要推荐产品话都不讲一句,这很难有说服力的,大多数不出镜不讲话的频道人设很弱观众很难对你产生黏性和信任,所以我就硬着头皮开始练习,对着镜头说话刚开始会很难受,镜头面前也会很深色,拍的视频自己都不愿意看,多试几次,脸皮厚了也就习惯了,

电商是个苦活细活,选品进货,仓储物流打包客服售后店铺装修的。环节太多,实在是辛苦相信,从事过电商相关工作的人都有体会,但电商天花板高,发展潜力大,最重要的电商收入更稳定,但我不需要依赖甲方广告主我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标准去选品卖货,电商处有成绩的同时,大洋的另一边也传来好消息,原本在YouTube同步更新了几个月视频,一直没什么起色,但是2019年9月开始可能是被系统算法发现了,视频突然一下火了起来,连续几个月单月播放量都过千万,

正好这几天有个做东南亚地区的叫shopee虾皮的电商平台很火,你可以理解为东南亚的淘宝,于是我就顺理成章在虾皮上也开了店铺,搞起了跨境电商,销量也还不错,粉丝问我的问题越来越多,再正常更新视频的同时顺应部分粉丝的需求,适当推荐相关产品,并且在这一天还做了更多的定制类产品,也就是找个靠谱的工厂贴自己的品牌,例如这款卖的不错,评价也很好的,随着影响力的扩大,也有了更多的机会和资源,例如会有国内外销商,行业里各种各样的厂家,供应商找我想合作的,因为销量还可以也直接建立了合作关系,前几周办和我对接的销售经理还特地来到我们这个18线城市考察交流,由于频道在YouTube中文区的表现还不错,官方已安排运营经理进行1对1的辅导等等,

过去一年产品线丰富了,许多各种产品相继上架,在淘宝开店一年左右的时间,因为我的视频在各主要平台都有发布,所以也尝试过许多其他电商平台,例如微信生态的微店,头条小店,快手小店,还有针对跨境电商shopify的独立战,也发展了一些稳定的海外批发客户,2020是频道内容和商业化同步进行的,如今在YouTube上面总播放量已经超过了1.3亿,了解的同学应该知道YouTube的广告分成收入是远高于国内平台的,第二就是电商2020年全年销售达到了几百万,但是对于那些动辄一晚带货过亿的大佬们比不了,但也算是从零做起来的一点小成绩,我也从一个店小白算是入了门

Rate this post

Leave a Reply